四川胡云律師事務所—四川知名律師事務所,專注大案要案刑事辯護、重特大民商事案件代理!
全國咨詢熱線:13980059902

如何區分非法持有毒品罪與運輸毒品罪 

發布日期:2017-07-27     瀏覽量:...

    司法實踐中,對于吸毒者(或代購者)在運輸毒品過程中被查獲,沒有證據證明其實施了其他毒品犯罪行為,是定非法持有毒品罪,還是定運輸毒品罪,有著不同的意見,相關司法性文件中的處理結果也不盡相同。如 2000年《 南寧會議紀要》 中規定:“ 吸毒者在購買、運輸、存儲毒品過程中被抓獲的,如沒有證據證明被告人實施了其他毒品犯罪行為,一般不應定罪處罰,但查獲的毒品數量較大的,應當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毒品數量未超過刑法第 348 條規定的數量最低標準的,不定罪處罰。”2008年《大連會議紀要》規定:“吸毒者在購買、運輸、存儲毒品過程中被查獲的,如沒有證據證明其是為了實施販賣等其他毒品犯罪行為,毒品數量未超過刑法348條規定的最低數量標準的,一般不定罪處罰;查獲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應以其實際實施的毒品犯罪行為定罪處罰。”其后,《全國部分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的理解與適用》認為:“如果其被查獲毒品數量較大,達到刑法 348 條規定的最低數量標準的,應當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處罰;如果吸毒者在運輸毒品過程中被當場查獲,毒品數量大,明顯超出其個人正常吸食量的,可以運輸毒品罪定罪處罰。”從以上的規定中可以看出,《南寧會議紀要》《大連會議紀要》以及《理解與適用》對這種案例的處理結果是不盡相同的。《南寧會議紀要》認為,查獲毒品數量較大且沒有實施其他毒品犯罪證據的,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大連會議紀要》則認為,查獲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可以定運輸、非法持有等罪名。《理解與適用》認為,數量較大以上的應定非法持有毒品罪;如果在運輸過程中被當場查獲,數量大,明顯超出其個人正常吸食量的,定運輸毒品罪。有人針對《理解與適用》中“數量大”“正常吸食量”等提出疑問,認為沒有明確規定,司法實踐中不好操作。
  對此,我們認為,區分非法持有毒品罪和運輸毒品罪的的關鍵應在于:其一,準確理解“持有”的含義;其二,正確理解“運輸”的刑法含義。只有將二者結合起來,才能明確兩罪的本質特征及在某些特殊情形下的區別。
  非法持有毒品是毒品類型犯罪中基本的犯罪形態,當行為人的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行為的主觀目的無法查明的時候,兜底性的用以追究其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刑事責任。非法持有毒品罪是毒品犯罪中較為特殊的犯罪形式,在犯罪構成上對行為人主觀故意的內容要求較低,在一定程度上包含了客觀歸罪的成分,也體現了“ 疑案從輕” 的原則。行為人在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的過程中,必然存在非法持有毒品的行為,根據罪數形態相關理論,這屬于典型的吸收犯,對于其非法持有毒品的行為,沒有追究刑事責任的必要,以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論處即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 禁毒的決定> 的若干問題的解釋》中明確,所謂“持有”,是指占有、攜有、藏有或者以其他方式持有毒品的行為。關于持有的法律屬性,國內外學者普遍認為,持有是與作為、不作為相并列的第三種犯罪態樣。持有不屬于行為,而屬于事態。事態,即事物的狀態,它與行為不是一個層次上的概念。非法持有毒品應當包含靜態的持有,如將毒品藏在某個地方;也包括動態的持有,如行為人攜帶毒品在交通工具上,從甲地到乙地,具有空間位移的情形。行為人對毒品要有事實上的支配能力,包括靜態和動態意義上的。它不要求行為人對所持有的毒品具有所有權,也不要求行為人將毒品握在手中或放在身上。該解釋還明確,“運輸”是一種非法運送行為,賦予運輸毒品罪的“ 運輸” 以特殊的刑法含義,即只有為了販賣、 走私毒品或者以其他方式擴散毒品,或者為了幫助他人販賣、走私毒品或者以其他方式擴散毒品而將毒品從甲地帶至乙地的行為才能成為本罪所稱的“運輸”。刑法中運輸毒品行為是與走私、販賣、制造毒品行為排列規定在一起,供選擇使用的罪名,從立法本意來看,應當認為其社會危害性與其他三種行為的危害性相當,因此,處罰標準才能一致。 換言之,只有當運輸毒品成為走私、販賣、制造毒品一個必不可少的中間環節時,即缺少運輸毒品就無法實施走私、販賣、制造毒品時,運輸毒品才具有與走私、販賣、制造毒品相當的危害性,才可以同罰。而出于其他目的運輸毒品時,比如出于吸食、窩藏目的而移動毒品,其行為的社會危害性顯然要低于走私、 販賣、 制造毒品的危害性,不能認定為運輸毒品罪。
  因此,非法持有毒品罪和運輸毒品罪的主要區別表現在,持有毒品行為人的主觀方面無法證明是非法持有毒品罪成立的必要條件,也是和運輸毒品罪區別的重要標志。非法持有毒品罪是運輸毒品罪的補充罪名,只有行為人不以進行運輸毒品犯罪為目的或者作為運輸毒品犯罪的延續而存在時,才能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處罰。實際上,兩罪存在著一般和特殊的關系,運輸毒品在客觀上必然表現為非法持有毒品的行為,存在一定的競合關系。不能以是否在運輸環節起獲毒品而確定,而應重點考量行為人運輸的目的和意圖。動態非法持有毒品和運輸毒品在客觀方面雖都存在使毒品產生位移的特征,但行為人的主觀目的和意圖是不盡相同的。不能認為凡是在運輸工具上或候車場所上攜帶毒品都是運輸毒品,也不能以起獲毒品是否在運輸環節來區分。 認定運輸毒品罪,就必須查明行為人為什么運輸毒品、為誰運輸毒品,把毒品運到什么地方給什么人。承認運輸毒品罪的“運輸”具有目的性這一特殊刑法含義,才能有效解決對于動態持有毒品行為的定性困惑。在不能有效證明行為人沒有運輸毒品主觀故意的情況下,即認定其犯有運輸毒品罪,屬于有罪推定。
  毒品在靜止狀態下,如果沒有證據證明行為人持有毒品是為了進行運輸或是在正處于運輸過程中或是為了實施其他毒品犯罪,則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毒品在運輸狀態下,如果有證據證實行為人是為了自己吸食或為他人代買僅用于吸食的毒品而使毒品處于運輸過程中的,或者根據已查獲的證據,無法證實行為人是實施運輸毒品犯罪或實施其他毒品犯罪的,應當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論處。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网站 北京快中彩20选8加4选1 乐成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足彩网 白小姐马报 澳洲幸运10是不是官方的彩票 新疆时时彩三星走趋图 怎么都没有新西兰五分彩的 023三个半单双中特 广东快乐10分彩乐乐 排列5现场开奖视频直播 六合彩报求神问卜 赌北京pk10规律法打法 赛马会全年资料 河南快三规则和奖金 新时时彩图表投注 - 点击进入 多乐彩基本走势